您的位置: 兴平信息网 > 育儿

虐仙记 第1071章制服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9:15:02

虐仙记 第1071章制服

第二天早晨,王迅醒来的时候,忽然感觉自己的脸上有点疼痛,他的手中随即出现了一面铜镜,看到镜子中的自己,王迅惊叫起来:“这是为什么?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?”

镜中的他的确十分丑陋,而且脸上满是黑斑,似乎是在睡梦中中了一种奇毒!

砰的一声大响,王迅的门被推开,潘震冲了进来。

“啊?你怎么也是这样?”王迅的心里真正的惊恐起来,很显然,潘震和他中的是同样的毒,这种毒虽然没有立即要了他们的命,但是却使他们不能够出门见人。

潘振吼叫起来:“颜开,一定是这个小子,我想不到他会这样的阴险?”

王迅却陷入了沉思,此人既然能够在无声无息之中暗算到我们,一定是一个厉害的人物,而且我们现在还不知道,自己中了什么样的毒,他究竟有什么目的?

“你们现在一定很奇怪,不知不觉的为什么脸就变得这么难看了呢?”薛冲施施然的走了进来,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。

“果然是你!”两个人都吃惊地跳起来,薛冲是何时来到门外,他们居然并不知道,薛冲这种隐藏自己的功夫,真的是出神入化。

“现在你们总该知道,你们所谓的武功高强,你们所谓的自命清高,在我的面前就是一堆****,你们其实就是披着羊皮的狼,而像我这样出身卑微的小人物,现在反而可以决定你们的命运,你们是不是感觉到特别的郁闷呢?”

王迅苦笑起来:“你在我们的脸上下的是一种毒吗?”

薛冲冷笑起来:“我就知道像你们这种人,只会关心这个,你们自以为自己是神族的贵族,身份尊贵,看不起我这种小小的人物,其实在我的眼里,你们才是蝼蚁,我今天来这里,就是告诉你们今后该怎么做人的!”

王迅和潘震对望一眼,眼中都显现出惊恐的神色,但是两个人很快的就笑了起来:“你还仅仅是长生第七重小世界的层次,你的武功不堪一击,想必你就学会了些偷鸡摸狗的手段,不过你以为这样能够奈何得了我们吗?”

他们两人身上的伤口和黑斑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在恢复,这两人也并不是笨蛋,知道这是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候,宁可牺牲自己的本命真元压制住毒势,也要先对付了薛冲再说,这个时候才是他们真正恐惧的时候。不能在薛冲的面前示弱。

薛冲微笑起来,快活地看着他们:“我的修为虽然不高,可是你们对我这么多次居然都失败了,难道不觉得奇怪吗?”

王讯的眼睛就血红的看着薛冲:“你究竟想要怎样?”

因为这个时候王讯和潘振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妙,他们刚刚修复的脸部开始出现了明显的陷入,他们脸上的黑斑吞噬着他们的血肉,撕心裂肺的痛苦侵蚀着他们的神经。

没有用!他们即使是损耗自己的本命真元也没有用,薛冲下在他们身上的毒药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,他们的脸再次变得丑陋无比,薛冲下在他们脸上的毒药厉害无比,乃是无极天香经历了千百次的变异之后所产生出来的毒药,即使是薛冲想要解毒,也需要大费周章,何况是王讯和潘振。

薛冲脸上快活的神色很明显,看着他们丑陋的脸:“如果我们有绝对的把握,可以控制你们的生死,你们觉得我会蠢到进入这个房间,进入你们的包围之中吗?你们可是一直都想置我于死地。”

潘震点头:“这句话是不错,可是我还想试一试!”

这句话还没有说完,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道寒芒,那是一把雪亮的飞刀,正是神界让人闻风丧胆的神侯飞刀!

神侯之刀,不出则已,出必杀人!

这就是为什么潘震,一直没有使用出飞刀绝技的原因,他不能堕落了自己家族的名声。

在仙界之中,神侯飞刀拥有巨大的声名,取得了巨大成功,所有人都闻风色变,因为从来没有人看到过真正的神侯飞刀。

真正看到过神侯飞刀的人,都已经成为了死人,可飞刀潘神侯的名声,不仅是响彻整个神界,而且是响彻了整个仙界!

潘震作为神侯世家最有希望的传人,手中的飞刀自然极端厉害,可是薛的感应能力实在是太强,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击杀薛冲,若非是到了万不得已的紧要关头,他也不会这样孤注一掷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!

这一刀发出的时候,风云变色,空间变换,强大的切割之力,从四面八方向薛冲的身体汇聚,刀锋未至,但是刀的杀气,却已经逼人而来,让人无法躲避!

这一刀的精髓是化繁为简,将无数的招数简化为一刀,运用自身的本命真元,以摧枯拉朽的气势,直接锁定薛,切割而来,天地之间只看到一柄雪亮的刀,飞刀的光芒掩盖了一切,这个时候,全世界只看到一柄飞刀!

哗啦!火花四射,碎屑纷飞,薛冲手中的柴刀,被对方的飞刀绞杀击碎,完全的毁灭!

这一品飞刀的威力,已经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,这的确是冠绝天下的飞刀绝技!

可是就在刹那之间,潘振失去了自己的头!

他很清晰,很清晰的感觉到,一柄刀,一把柴刀,切断了自己的脖子!他的眼睛其她都看到,自己的躯干离开了自己,这是一种恐怖的感觉,无法想象其中的滋味!

当潘震再次,凝聚自己的身体之后,他的眼睛血红血红,就像是兔子的眼睛,可是他的身子在颤抖,他全身都筛糠一样的抖动。

他本来以为薛冲会死,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死,可是要命的是,他却死了,真正的死了,再次凝聚自己的身体和灵魂,对于仙人而言,虽然算不了什么,但是却会损耗巨大的功力!

薛冲手中的柴刀虽然碎裂,但是薛的手刀,却像是闪电一样的斩杀了潘震的头颅!

薛冲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心灵力柴刀的锋锐,已经足以撕裂仙人的身体,这是薛冲最感觉到满意的,他本来一直还在担心,自己的心灵力柴刀,无法对仙人构成威胁!

“这就是你试一试的后果?”薛冲很快意的看着他的脸。

潘振的喉节突突地跳动:“我明明已经击碎了你的柴刀,可是你怎么,怎么可能?”

薛冲就笑起来:“每个人都有一点秘密的,你的神侯飞刀,不也是无人可挡吗?”

潘振就十分不甘心的看着薛冲:“你的刀法虽然厉害,可是还不足以破,我的飞刀?”

薛冲慢慢的点头:“的确是如此,你手中的飞刀,变化无穷,而且力量刚猛,以我现在的功力,根本就抵挡不住,可是我为什么要挡?”

“我就是不明白,你为什么没有被我的飞刀杀死,反而还杀了我一次?”

“这就是我的秘密了,不足为外人道矣。我很自责的就是,以我现在的能力,还无法将你彻底的杀死,让你形魂俱灭。”

潘震的脸上,就显现出惨然的神色:“说吧,你想要我们干什么?只要还不是现在就要了我的命,我都可以考虑!”

而在另外一边,看着薛冲刚才手段的王迅,脸上更是煞白:“我和潘振的想法是一样的,有什么条件,你就开出来吧!”

此时的他们,从冷酷无比的贵公子,一下子变成了可怜虫,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斗志,简直就是听天由命。

此时此刻,薛冲下在他们脸上的毒药,正在一点一滴的侵蚀着他们的身体,痛苦着他们的神经,而薛冲刚才所展示的武功,根本就是现在的他们无法抵挡的,杀死他们一次也是杀,已经足够伤害他们的本命之身。

谁都清楚,对于神族而言,本命之身受到损害的后果,那就离身死道消不远了。

其实就是薛冲刚才的这一次斩杀,潘振已经坠落了一个境界。

薛冲抬头望天,口中懒懒的说道:“神侯飞刀,果然是世间一绝,若不是亲眼见到这种刀法,我也许还一直在坐井观天!”

他还在深深的回味着,神侯飞刀的精妙之处,快美难言。

潘振的瞳孔收缩,看着薛冲,难道这个人仅仅是见过一次神侯飞刀?就可以完全的洞察其中的秘密,这简直就是个笑话!可是他的脸色随即就变了,因为薛冲的手势,说明了一切,薛冲似乎已经,感受到神侯飞刀的最精妙之处,飞刀运行的轨迹,飞刀破灭时空的原理,种种扑朔迷离的精妙之处,哗啦一声,薛冲手中的一片叶子,像箭一样的射了出去,门外的一棵巨树訇然中开,化成片片飞舞的雪花,四散飘落出去,声势惊人。好在薛冲用结界封锁了四周,才没有造成巨大的动静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太学之中的江流沙导师睁开了指自己的眼睛,看到了这一幕,薛冲的结界,根本就挡不住他的视线!

“这个颜开,有点儿意思。”

虽然说仙界之中,仙人的仙术厉害,但是仅仅用一片叶子,却能将一棵巨大的松树,毁灭成碎片,的确是绝世武功!

他当然也没有见到过真正的神侯飞刀,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,从薛冲的手上见到。

薛冲自然不可能完全的领会神侯飞刀的精妙,可是刚才使出的这一招,威力十倍于潘震刚才使出的那一刀!

这是对刀术的一种升华!

薛冲的柴刀刀法本来已经是冠绝天下,再加上用心灵力催动,将这种刀法隐蔽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,现在再一融合神侯飞刀的精髓,自然是惊世骇俗,就算是江流沙这样的导师,看了也是吃惊非常!

“你们两个以后可以跟在冰雪公主的身边,不过必须得到我的同意!就像是今天,我不想要你们两个,出现在他的面前,你们就给我乖乖的呆在家里,哪儿也不要去,这点要求可以达到吗?”

两人的脸色通红,脸上的黑斑,更加丑陋了,不过他们没有说话

,只是很艰难的点了点头。

“颜开,到我的房间来一下!”

当薛冲接到江流沙导师这个命令的时候,显得非常的震惊,问老龙道:“她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他已经发现了我对付这两个家伙?”

“那倒不是,在我看来,也许他是想探探你的底细。你这样粗浅的修为,居然可以进入太学,太尚学院,任何人见到了,都觉得有点儿怪怪的!”

薛冲看着院子里碎裂的巨树,有点儿后悔,也许我刚才有点莽撞了,不过我沉浸在飞刀的绝妙之中,没有想到可能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,的确是一时的忘我,也许刚才的动静实在有点大,江流沙导师才发现了我,只要我妥善应付,他是前辈高人,想来不会为难于我!

“若是我没有猜错,江流沙导师的功夫,也许已经达到仙人之中金仙的境界,看待我们这种人,就像是看待世间的一粒尘埃,我早就想向他请教了。”薛冲显得有点儿迫不及待。导师单独的召见自己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!

老龙就冷笑起来:“小子,在这种高手的面前,你不怕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?”

薛冲也冷笑起来:“隐藏自己的身份,这一点是必须的。可是人生而处世间,不能没有朋友,我虽然只听了一次课,但是我已经从她的身上感觉到,他真是一个我可以信赖的,朋友!”

“这又是你的心灵力预感?”

“这倒不是,这只是我的一种直觉。他如此的淡泊名利,有这样高的修为,却依然甘心在太学之中就职,足见其光风霁月,光明磊落,潇洒随性!”

“小子啊,交朋结友,那是人的本性,只要你随时注意保全自己的小命,我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!你什么时候能够抽出时间?我的所思公主,我已经等不及啦!”

薛冲好笑:“公主喜不喜欢你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,不要叫的这么肉麻好不好?”(未完待续。)

夜尿增多临床症状
小孩子积食吃什么药
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功效
小孩厌食不吃饭怎么办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